禮品商城
禮品文化
行情資訊
新聞速遞
新品預報
集藏文摘
嘉賓專欄
投資分析
投資分析
昨天的廢紙“民國紙幣”  變成今天的收藏寵兒
作者:晶晶    出自:博寶藝術網    發布日期:2010-01-27

近日,我國規模最大、珍罕品最多的“中國歷代紙幣展”在首都博物館開幕。本次展覽展出的中國歷代紙幣2500種,全部來自中國、英國、加拿大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的80多位紙幣收藏家之手。而在今年的秋拍中,馨悟堂藏中國紙幣、黃亨俊收藏紙幣、名家集鈔等專場拍賣,無疑為廣大藏家提供了拾遺補缺的機會。紙幣收藏被譽為是“永不貶值”的品種,但要真正做到“永不貶值”,投資者還是要掌握一定技巧。

紙幣收藏存在兩大誤區

紙幣的發行由來已久,最早可追溯到宋代,在宋太宗淳化年間,張詠在益州(成都)為官,發行了一種叫“交子”的政府貨幣,以方尺白鹿皮制成,飾以彩繪,是一種信用貨幣,“交子”是四川地方俗話,也是票證、票卷的概稱,有交合之意即“合卷取錢”。

從目前的收藏市場情況來看,有清代紙幣、辛亥革命時期紙幣、民國時期各省地方紙幣、革命根據地紙幣、解放后的人民幣等。其中的珍品包括光緒三十年湖北官錢局寶銀拾兩雙人頭像、大清銀行兌換券全套試色樣票、全套的江西官銀錢總號銀兩票、銀圓票尤其是其中的貳兩票、伍圓票等,都是中國紙幣大珍品。

對于普通收藏者來說,在紙幣收藏中存在著不少的誤區。首先就認為紙幣年代越久遠,價值就越高。從理論上來說,古代紙幣承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,且存世數量有限,從長遠來看其收藏價值要遠遠高于現代紙幣。但從現實的交易市場來看,民國時期的普通紙幣只要幾元就可以買到,而新中國人民幣中的珍品需要幾十萬元,甚至上百萬元;其次,認為面值越大的紙幣價值越大。中國貨幣史上面額最大的“1949年新疆省銀行銀元票陸拾億圓”是眾多專題收藏者夢寐以求的藏品,但從拍賣市場上來看,在今年春拍的成交價為24640元,而市場上的交易價格則在萬元左右。遠遠沒有達到大珍品的標準。

名家珍藏讓你少走彎路

在近年來的拍賣市場上,名家珍藏紙鈔無疑是拍賣市場上的亮點。在2007年的春拍市場上,一枚“宣統辛亥年陜西官銀錢號拾兩”紙幣以69.44萬元成交,刷新了當時中國單枚紙幣拍賣世界紀錄。這枚紙幣印制于清末,在解放前即是著名的“大名譽品”。由于印刷極精美,號稱“陜西五彩龍”,被譽為清鈔中最精美的珍品。這枚紙幣為著名錢幣收藏大家李安深先生舊藏。一年之后,來自著名錢幣收藏大家馬定祥的光緒三十年(1904年)湖北官錢局拾兩,成交價達到了117.6萬元,刷新了中國單枚紙幣拍賣最高紀錄。這枚紙幣上印有張之洞及端方肖像,俗稱“雙人頭”,存世僅數枚。

在今年的春拍中,“丁張弓良收藏中國軍用鈔票”專場開槌,拍品受到場內外藏家的熱情追捧,三位拍賣師輪番上陣,現場高潮迭起,經過逾12個小時的鏖戰,至晚上10點多,全場784件拍品成交率100%,總成交額達853.9萬元,創造了錢幣拍賣成交率的奇跡。其中,一件稀世珍品——孫中山親筆簽名“民國元年(1912年)中華民國軍用鈔票伍元”以69.44萬人民幣高價成交。“

在今年北京誠軒的春拍中,錢幣收藏中的紙幣板塊,近來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,新銳藏家大增,整體行情明顯上揚。此次春拍首次將紙幣部分獨立成冊,共計上拍795件,成交率高達82.89%,總成交價770.4萬元。南京藏家楊勇偉先生的華中解放區紙幣專題,幾乎百分之百成交,其中,“民國三十二年陜甘寧邊區銀行伍仟圓樣票”,預估價2萬元,最終以22.4萬元被志在必得者競得。另一枚“民國三十三年晉察冀邊區銀行兌換券伍仟圓打孔樣票”,現場5千元起拍后,被數位競拍者一路追逐至30.24萬元,成為紙幣部分最高成交價。

綜觀近年來的拍賣市場上,名家珍藏紙幣無疑是一道獨特的風景線。除了上面介紹的這些之外,徐楓、吳籌中等舊藏的紙幣也紛紛出現在市場上,其中不少紙幣都曾出現在這些名家出版的書籍中。在目前的拍賣市場上來看,名家珍藏的紙幣比其他同類貴30%到50%,有些品種甚至貴數倍,這是正常現象。一個好的收藏家一定是有眼力、有財力、有魄力的。對于投資者來說,購買這些名家的紙幣,無疑可以保證的藏品的權威性,即使買得價格貴了,也是只輸時間不輸錢,真正做到“永不貶值”。民國政府的貨幣改革

統一貨幣是國民經濟保持高效運行的前提條件之一,也是政府推行貨幣政策的出發點。1932至1935年,南京民國政府在重重困難之下,對貨幣進行了大幅度改革。這次改革是中國貨幣現代化的開端,它分為兩個階段,第一階段是“廢兩用元”,它標志著金屬作為貨幣逐漸退出了流通領域,中國貨幣開始走向標準化;第二階段是“法幣政策”的推行,它意味著貨幣定價方式的徹底改變。這次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,它使當時的中國經濟擺脫了30年代早期的大蕭條。后來由于連續戰爭,民國政府在缺少貨幣發行紀律約束情況下法幣發行惡性膨脹,最終迫使法幣退出了流通領域。目前,與本論題相關的研究成果相對較少,僅有吳玉文①、劉方健②在評述南京國民政府時期的經濟政策時,論及當時的貨幣金融政策。顯然,從貨幣金融的角度系統分析南京國民政府時期的貨幣現代化運動,對完善我國當前的貨幣制度具有重要的歷史借鑒意義。
   
一、構建以銀本位為基礎的統一貨幣單位
   
歷史上,中國多數朝代實行金屬本位制度,由朝廷規定貨幣金屬的成色和重量。明清時期隨著對外交往的增加,外國貨幣開始進入流通領域。由于流通中貨幣種類繁多,不同種類貨幣之間成色、重量各不相同,使得價值難以統一,兌換手續相當復雜。這種幣制的混亂不僅增加了經濟活動中的交易成本,也使得整個社會信用體系受到一定的影響,“阻礙了工商財政的現代化。”③
    
要發展經濟,首先要完善貨幣制度,改變過去濫發紙幣、銀票,隨意濫鑄制錢的狀況。南京臨時政府剛剛成立,孫中山先生就于1912年2月試圖統一貨幣,通過接管江南造幣廠,使之成為“民國特設鼓鑄機關”。接著財政部又籌建了中國造幣總廠,掌管全國貨幣鑄造和舊幣的熔鑄。但因南京臨時政府存在時間較短,這次改革不了了之。1914年2月7日,袁世凱政府頒行《國幣條例》及其實施細則,明確規定“國幣”的鑄造發行權限屬于政府,公款出入必須使用“國幣”,市面流通的舊幣,由政府以“國幣”回收兌換。④軍閥混戰使臨時政府統一貨幣的努力付諸東流,地方銀行濫發貨幣現象日趨嚴重。四川、廣東、廣西、湖北、江西等省份各種貨幣混雜,泛濫成災,百姓深受其害。1913年,湖北省輔幣每元僅值銀元七角,廣東為八五折,東北的小銀元票跌至三分之一,四川軍票泛濫,貴州紙幣一元只抵四角,陜西軍餉則全靠官發紙幣。⑤
    
外國銀行在中國境內發行貨幣也對中國貨幣統一進程帶來負面影響。當時上海幾乎所有外資銀行都在中國發行紙幣,天津的匯豐、花旗、美豐、華北等銀行發行銀元紙幣,北京的英、法、美、比、德、日等國銀行發行紙幣。由于當時政局混亂,政府無力監管外資銀行,一旦銀行倒閉,受到損失的只能是存款人。而外資銀行倒閉確不鮮見。1921年,中法實業銀行停業,225萬元紙幣無法兌現;1926年,俄華道勝銀行倒閉,發行的幾百萬紙幣成為廢紙。⑥
    
廣東革命勝利后,統一貨幣仍是國民政府重建金融秩序的首要任務。1924年,廣東省總工會向國民政府呈文,提出“明令西紙(幣)在市行使”的要求。⑦1925年8月,商務廳提出“重開造幣廠,鼓鑄合法國幣,……貨幣先施行法定虛本位制度,便于通行全國及對外。嚴緝私鑄,并酌收輕質私幣,依法改鑄,當商由主管機關及中央銀行合力辦理。”⑧接著,中央銀行開始發行紙幣,造幣廠鑄造正面為孫中山先生頭像、背面為黨旗黨徽的銀元,作為標準貨幣。
    
真正的貨幣統一是在國民政府定都南京之后。南京國民政府繼承了以前的政策,建都伊始就開始籌劃統一貨幣。1927年6月,財政部飭令各造幣廠停止鑄造袁世凱頭像的銀幣,暫用孫中山先生紀念幣舊模改鑄銀幣。1928年3月,經濟學家馬寅初率先提出“廢兩用元”,并從理論上論證“廢兩用元”的必要性和可能性。財政部核議后認為“廢兩用元誠為統一幣制、整理財政之基礎”。⑨于是“廢兩用元”開始提上政府議事日程。1928年,全國財政會議召開,“決議廢兩改元,應從速實行,以期幣制之統一。”⑩為此,國民政府聘請了美國財政專家甘末爾來華組織財政設計委員會,1929年11月,甘末爾提出《中國逐漸采行金本位幣制法草案》,規定1孫(設計中的貨幣單位)等于美金4角。但是由于大蕭條,國際市場黃金價格一路上揚,而白銀價格則一路下跌,1931年2月,1孫只值美金2角。若繼續推行草案,中國無法承受黃金匯兌損失。貨幣改革不得不再次告吹。
    
1932年的白銀對銀元的兌換率波動終于成為國民政府統一貨幣的契機。1931年冬東北淪陷,大量銀元從全國各地涌入上海,上海銀元數量供求失衡。1932年上半年約5500萬銀元流入上海,加上本地原有的42000萬元,銀元兌換銀兩價格波動加大。上半年,銀元兌換比率曾達到每百元兌白銀74兩,但5月末《凇滬停戰協定》簽署后,兌換比例下降到百元兌白銀70兩。價格波動使得商人無法適應,銀元價格的下跌,使銀兩負債的銀元持有者蒙受了巨大損失,廢兩改元的呼聲又開始高漲。(11)
   
1932年,財政部邀請上海中外金融界領袖組成廢兩用元研究委員會,研究決定先從上海開始實施廢兩用元。1933年3月8日,國民政府第1098號政府公報以訓令頒布了由財政部擬訂的《銀本位鑄造條例》,訓令“中央造幣廠同時開鑄,規定本位幣曰元,總重26.6971公分,銀八八,銅一二,每元含純銀23.493448公分。”(12)該條例規定了銀幣的鑄造權屬中央造幣廠,其他各廠局不得鑄造,從法律上保證了貨幣的統一。條例還對流通中貨幣的重量、成色作出了詳細的規定,同時允許原有的貨幣在一定期限內流通,實現了貨幣的標準化,但對輔幣未做出規定。
    
上海地區從同年3月10開始實施廢兩用元,由于減少了銀兩和銀幣之間的重疊流通,市場對新貨幣推行反映良好,財政部于是決定以上海地區廢兩用元的實施經驗為基礎,在全國范圍內推行這項政策。1933年4月5日,財政部發布第55號公告通告全國,自4月6日起實行廢兩改用銀本位幣:“所有公私款項之收付與訂立契約票據及一切交易,須一律改用銀幣,不得再用銀兩。”“其在是日以前,原訂以銀兩為收付者,在上海應以規元七錢一分五厘折合銀幣一元為標準,概以銀幣收付。如在上海以外各地方,應按四月五日申行匯市,先行折合規元,再以規元七錢一分五厘折合銀幣一元為標準,概以銀幣收付。”“其在是日以后,新立契約票據與一切交易之公私款項之收付而仍用銀兩者,在法律上為無效。至持有銀兩者,仍依照銀本位幣鑄造條例之規定,請求中央造幣廠代鑄銀幣,或送交就地中央、中國、交通三銀行兌換銀幣行使,以資便利。”(13)公告詳細規定了各種情況下銀兩對銀元的兌換率,并就銀兩向銀元過渡中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做出了妥善處理,確保了這項改革的順利推進。
    
二、放棄銀本位,推行法幣制度
    
中國以銀本位為基礎的貨幣制度改革實施不久,30年代初期的經濟大蕭條就席卷西方世界。由于經濟危機造成國內嚴重失業,從1931年4月起,英、加、日、奧等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相繼放棄金本位制度,實施貨幣貶值,企圖以匯率貶值打開其他國家市場。美國在這次危機中也受到重創,為擺脫經濟危機,1933年羅斯福總統開始推行“新政”,通過增加政府開支拉動國內經濟增長,這就要求政府增加通貨。而在金本位制度下,發行貨幣受到政府的黃金儲備限制。權衡之下,美國采取了金銀復本位制度。美國政府認為,在市場購買白銀、增加儲備可以推動白銀價格上漲,增加中國等銀本位國家的購買力,以便向這些國家推銷過剩商品;(14)另一方面以白銀為通貨準備金,可以膨脹通貨。為此,1933年和1934年兩年中,美國頒布了《白銀法案》等一系列法案,主要內容包括提高銀價、收購白銀、禁止白銀出口、發行銀券和白銀收歸國有等措施,目標是在準備金中達到“金三銀一”的比例。(15)當時美國國內白銀儲備僅有14.5億美元,只有目標值的一半。于是美國政府開始在紐約和倫敦市場上大量收購白銀。世界市場上白銀價格隨即猛漲。資料顯示,倫敦銀價1934年6月為19.96便士/盎司,1935年6月銀價迅速上漲到36.25便士/盎司,一年之內銀價上漲81%;同期紐約銀價由45.4美分/盎司上漲到81美分/盎司,漲幅為78%。據統計,1935年4月26日的倫敦白銀價格,比1931年上漲了3倍,而紐約市場白銀價格則比1931年高出3.3倍。(16)
   
世界市場白銀價格高漲給銀本位的中國帶來沉重的打擊。由于國際市場白銀價格遠高于國內銀元價格,外國在華銀行紛紛在國內收購銀元運往紐約和倫敦套利,導致中國白銀大量外流。本來中國從1926年開始白銀一直是流入量大于流出量,貨幣供給充裕。從1932年開始,中國白銀開始外流。1934年受美國白銀政策影響,中國貨幣流出高達2.27億銀元。路透社報道,自1934年6月底到1935年1月,上海流通中銀元共減少2.3億元,除一小部分流入內地外,其余全部運往倫敦或美國。(17)
    
面對白銀潮水般的外流,國民政府從1934年10月15日開始征收白銀出口關稅和平衡稅,以減少白銀出口。10月16日又設立外匯平市委員會在必要時候干預外匯市場,以穩定外匯市場價格水平。委員會根據市場形勢,委托中央銀行買賣外匯和金銀,平市基金則來源于政府征收的白銀平衡稅和財政部。
    
但是,這些措施未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白銀外流問題,反而促使白銀走私盛行。1934年最后幾個星期內就有2000萬元以上白銀走私出口。日本政府為打擊國民政府的金融政策,更是在占領區內故意走私白銀,結果1935年銀元走私額高達1.5-2.3億元。(18)
    
美國白銀政策使中國實施不足兩年的銀本位貨幣制度岌岌可危。白銀外流對中國經濟產生了嚴重威脅,經濟恐慌頻繁出現,國內銀根緊縮,市場上人心不穩,銀行擠兌時有發生,許多銀行和中小錢莊因此倒閉。1935年6月,全國92家紗廠中,停工24家,開工不足的14家,減少紗錠40%以上。1934年上海倒閉工商企業510家,1935年1-10月倒閉企業數量達到1065家,是上年全年倒閉企業總數的1.1倍。白銀漲價還造成中國對主要西方國家貨幣匯率上漲,刺激進口,而同期出口則明顯下降。1935年中國主要商品生絲、茶葉等出口貨值比1929年減少65%左右。(19)國民政府曾多次和美國政府交涉,要求美國政府遵循倫敦白銀協定原則,停止收購白銀,但是美國政府對國民政府的請求置若罔聞。嚴重的經濟危機迫使國民政府放棄銀本位制度,進一步對貨幣制度進行改革。
   
英國是老牌資本主義國家,在中國有巨大的經濟利益,因此對國民政府的貨幣制度選擇十分關注。1935年6月7日,英國政府任命李茲羅斯爵士為中國財政顧問。9月21日,李氏抵達上海,隨即對中國華北、華南和長江流域進行考察,并與國民政府多次溝通,就中國的貨幣改革提出了許多建議。隨后,美國政府也任命楊格參與中國的貨幣制度改革。在英、美兩國政府的支持下,國民政府開始新一輪貨幣制度改革。
    
1935年11月3日,財政部發布公告,宣布在全國范圍內推行法幣制度。公告指出:“自近年世界經濟恐慌,各重要國家相率改定貨幣政策,不許流通硬幣。我國以銀為幣。白銀價格劇烈變動以來,遂致大受影響。國內通貨緊縮之現象,至為顯著。因之工商調敝,百業不振,而又資金源源外流,國際收支大蒙不利,國民經濟日就萎敗,種種不良狀況,紛然并起。”“設當時不采有效措施,則國內現銀存底,必有外流罄盡之虞,此為國人所昭見者。”“本部特于上年十月十五日施行征收銀出口稅兼課平衡稅,籍以制止資源外溢,保存國家經濟命脈,緊急危機得以挽救。顧成效雖已著於一時,而究非根本挽救辦法。”“近來國內通貨益加緊縮,人心恐慌,市面更形蕭條,長此以往,經濟崩潰必有不堪設想者。政府為努力自救,復興經濟,必須保存國家命脈所系之通貨準備金,以謀貨幣金融之永久安定。茲參照近今各國之先例,規定辦法,即日施行。”(20)公告中規定了六條辦法,主要內容包括:法幣的發行機關是中央銀行、中國銀行、交通銀行,(1936年又授予中國農民銀行發行權),而其他銀行鈔票逐漸收回;設立發行準備管理委員會,以保管準備金及管理法幣的發行;國家統一管理白銀,工商業及公私往來都必須使用法幣,個人持有的白銀必須兌換成法幣;中央、中國及交通銀行無限制買賣外匯,以穩定法幣對外價值,保持匯率穩定。
    
這次貨幣改革使中國貨幣徹底與白銀脫鉤。但當時中國政府缺少足夠的黃金或白銀來確定法幣的含金量,于是政府計劃集中國庫和民間的白銀和黃金,在紐約和倫敦市場出售換得外匯作為保證法幣發行的準備金,以外匯作為確定法幣價值的基點。11月5日,中央銀行公布法幣對英鎊比價:1法幣=1先令2.5便士(根據1930-1934年外匯匯價的平均數確定)。從這一天開始,外匯匯率逐日公布,而上述三家銀行則承擔穩定市場匯率的責任。這一規定實際上標志著國民政府加入了英鎊集團,中國經濟和英國經濟之間的關系更加密切。
    
美國政府對中國加入英鎊集團大為不滿。在國民政府推行法幣改革以前,美國曾以收購中國1億盎司白銀為條件,要求法幣與美元之間確立固定匯率,但國民政府沒有接受。于是同年12月9日,美國停止在倫敦市場收購白銀,國際市場白銀價格隨之下跌,這樣國民政府若按市價出售白銀,中國將蒙受巨大損失。通過出售白銀換取法幣準備金的單邊計劃受挫。
    
迫于現實,國民政府再次和美國政府接觸。1936年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總經理陳光哺、實業部國際貿易局局長郭秉文、上海中孚銀行經理顧翊群一行訪美,與美國財政部長摩根生商談貨幣問題。雙方于5月簽訂《中美白銀協定》。根據協定,美國政府以每盎司50美分的價格從中國收購白銀5000萬盎司;法幣和美元掛鉤,100法幣=30美元;為使英、美兩國貨幣匯率漲落不超過幅度限額,防止出現三角套利,中國擴大外匯買賣差價幅度。(21)該協定使國民政府在貨幣改革上重新獲得了美國的支持,維持了法幣對外價值的穩定。
國民政府雖然確立了與英鎊和美元的固定比價關系,但是法幣并非釘住英鎊和美元不變。事實上,國民政府實施的是可調整的匯率制度。法幣政策實施以后,法幣對外價值通過釘住英鎊和美元得以實現。中央銀行、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無限制買賣外匯,賣出價14.625便士,買入價14.375便士。1936年9月,國民政府根據需要擴大了匯率買賣差價,賣出價14.75便士,買入價14.25便士,仍由上述三銀行無限供應外匯以保持匯價穩定。隨后,法幣對外價值逐漸下滑。抗日戰爭爆發后,為減少外匯需要,防止資金逃避,國民政府實施安定金融辦法,限制存戶提存。期間,法幣對外比價逐漸下調。1938年3月,為防止偽組織以偽幣兌換法幣,套取外匯,又實施購買外匯請核辦法,開始戰爭期間的外匯管理。(22)
   
在主幣連續改革的基礎上,國民政府也統一了輔幣的標準,并于1936年1月11日公布了輔幣條例,完成了本輪改革的最后一步。至此國民政府的貨幣現代化改革宣告結束。

民國紙幣收藏價值

我國是世界上發行紙幣種類最多的國家,僅民國時期所發行的官方紙幣就達3000種以上。民國紙幣的種類有軍用票、關金券、金元券、銀元券、銅元券、法幣、商業銀行與特種銀行票及各省地方金融機構發行的紙券等很多種。民國紙幣因問世時間較長,且其品種和版別又非常復雜,使集幣愛好者的收藏難度大為增加,但民國紙幣本身所固有的收藏價值是其他任何收藏品無法比擬的。
    
因民國時期特殊的歷史原因,民國紙幣的收藏價值與其面額高低多半關系不大,主要與其品種珍貴與否有關,例如有孫中山頭像的紙幣比無頭像的紙幣價值要高些;各省地方銀行發行的紙幣因存世量較少,一般比中央銀行發行的紙幣價值要高;題材上佳的比題材一般的價值要高。按最新的市場行情來看,在京津滬等地藏市上,即便是最常見的紙幣品種,只要品相比較完好,價格最低也可以賣到五六元一枚。
    
而一些規格和面值特殊的民國紙幣的價值尤其不菲。例如一枚票幅為2.5厘米×5.1厘米、僅有拇指大小的紙幣。1941年,因杭州淪陷而南遷至浙南山區的浙江地方銀行,由于受到日軍嚴重封鎖,導致印鈔材料極度缺乏,印鈔廠只好節省印鈔紙張,于是便產生了這枚我國歷史上最小面幅的紙幣——浙江省地方銀行橫式一分紙幣。如今這枚紙幣在藏市里的身價已過萬元,但還是很難尋覓。
    
還有一種面值為60億元的民國紙幣。1949年5月,由國民政府新疆銀行發行,面額標明“陸拾億圓”(如圖)。這枚天價紙幣當時的實際價值究竟是多少呢?按當時上海物價,只能買到77粒大米。這表明了國民政府的法幣政策已瀕臨破產,但國民黨政府出于內戰需要,仍大量濫發紙幣,導致面值越發越大,產生中國近代史上最嚴重的通貨膨脹。如今這枚堪稱世界上面額最大的全新品相的“陸拾億圓”民國紙幣市場價格已高達6000余元。
    
對于收藏品來說,品相也是決定其價值高低的一個重要因素,即便是品種完全相同的紙幣,也會因品相新舊而造成很大的價格差異,故集幣愛好者應以收藏品相上好的民國紙幣為宜。

中國收藏禮品網版權所有
天津时时彩网app下载